古玩鉴定缘何顽疾难除
2015-01-14 09:42:39   来源:北京商报   点击:

“这是一个老物件,是典型的明代宣德釉里红梅瓶”,专家上手打量一番给出结论。这种情景不只出现在古玩市场,也时常出现在一些电视台的收藏类节目中。

古玩鉴定缘何顽疾难除
 古玩鉴定缘何顽疾难除
 
     “这是一个老物件,是典型的明代宣德釉里红梅瓶”,专家上手打量一番给出结论。这种情景不只出现在古玩市场,也时常出现在一些电视台的收藏类节目中。独具慧眼的鉴定专家,从来都备受行业推崇。然而,近年来一些负面事件的频发,尤其是一些鉴定机构的骗术曝光让原本笼罩在“鉴定”二字上的光环黯然失色,但在全社会的“讨檄”声中,这一乱象却没有太大改观。鉴定机构和专家的公信力缺失,成为困扰收藏界的“顽疾”,这甚至已成为古玩市场发展的最大障碍之一。

  水有多深

  近年来,古玩圈的多起争议都与鉴定有关。比如王刚砸宝案引发的口水战,“明永乐青花热水瓶”的收藏闹剧,乾隆御笔《嵩阳汉柏图》的鉴定纠纷等。其实,古玩造假的行当古已有之,但从造假、鉴定到产销这么庞大的产业链条还得当属当代。著名收藏家马未都表示,“收藏圈的水并不深,只是浑”。收藏圈的这种浑,投机商自然脱不了干系,甚至一些鉴定专家也参与其中,使得收藏市场不再平静。

  之所以会有人花大价钱去做鉴定,不外乎这几种原因,或为期待高价出手,或为抵押贷款,或为“雅贿”做幌。可以说,赝品或普品要想卖得高价,就必须“镀金”,最重要的一环就是专家鉴定。有了专家的鉴定证书,这些来路不正的赝品就能摇身一变成为收藏界的传奇。如果说,专家因为眼力不济导致鉴定失误情有可原,但一些所谓的“专家”到处赶场走穴,关注的只是那不菲的鉴定费,甚至连实物都不曾见过,更别提上手鉴定。一些公职专家对市场的过度参与,更是不断透支着公职机构的信誉。

  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会长宋建文对此现象深恶痛绝,他认为赝品的大量出现打击了市场的投资热情,但造成市场混乱的关键因素是国家文物鉴定机构和专业人员无序进入古玩市场,引发了社会对古玩业的盲目热情。同时,一些鉴定专家跨界鉴定也造成了市场的混乱。另外,一些专家在市场利益的诱惑下,参与或配合拍卖行做局。

  其实,在这个逐利的时代,很难要求专家都能独善其身。所以买家应该更多关注作品本身,而非过分依赖鉴定证书。一些鉴定证书并无意义,鉴定语写得模棱两可,顾左右而言他。比如北京商报记者曾经看到一幅吴昌硕款作品的鉴定证书——吴昌硕,擅长写意花卉,笔力老辣,力透纸背。讲求书法入画,富有金石趣味。这幅作品具有很好的收藏价值。那么,这一作品是否是吴昌硕真迹呢?关键性的鉴定被刻意略过,这种证书的价值可想而知。这种鉴定责任的缺位,也使得一些“江湖专家”更加有恃无恐。

  究竟谁说了算

  不可否认,鉴定一直都是收藏界的大难题。鉴定机构的鱼龙混杂、鉴定专家的良莠不齐,使得古玩鉴定更加雾里看花。近年来出现的“金缕玉衣”、“汉代玉凳”等事件,让藏家望而却步,更使公立博物馆遭遇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中国文物学会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青铜研究会会长贾文忠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艺术市场的繁荣与发展需要专家,与此同时,专家也应该自律。但‘金缕玉衣’事件是特殊问题,不能把责任完全推到故宫的这些专家身上。”他表示这是社会的问题,比如很多拍卖行都把他列为顾问,但他基本都没收到过聘书。现在艺术市场缺乏正确的引导和管理,相关部门互相推诿、监管不清是造成目前乱象的原因。他举例说,“琉璃厂管理缺位,快变成假货一条街了,还存在拉客现象。任凭发展下去,就把琉璃厂的牌子毁了。这种现象应该是彻底治理的”。贾文忠对此颇为痛心。

  从鉴定方式来看,主要有目鉴、考证、仪器鉴定等。目鉴占比最大,但这种鉴定主要靠经验和眼力,主观色彩比较浓,存在的争议也会比较大。比如前段时间炒得沸沸扬扬的苏轼《功甫帖》真伪之争,上海博物馆专家与民间专家争执不下,诸多鉴定专家都参与到此次论战中,但最终仍以不了了之收场。在这期间,上博专家也饱受质疑,引发了究竟公立博物馆专家是否可以参与市场鉴定的热议。

  古玩鉴定也是如此。同样一件古董,顶尖专家的见解也不尽相同。大开门的东西还好,如果存疑可能会得出相反的结论。其实,不管是公立博物馆的专家还是民间鉴定的专家,都各有所长,可能后者在市场中摸爬滚打,更熟悉市场,更了解市场作假的手段。但无论是谁,最重要的就是守住职业道德的底线。对于藏家而言,还是勤练内功。其实,买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买假还不自知,交了学费还没长记性。

  行业自律是关键

  令人遗憾的是,收藏市场的现状在短时间内很难有大的突破。专家满天飞、证书随手买的现象还将持续存在,这种行业的整体规范以及诚信体系的建立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有人表示,艺术市场之所以出现鉴定混乱的问题在于政府不作为,政府应该组织成立真正具有公信力的权威机构来引导和操作。但贾文忠对此并不认同,他表示,“政府主要抓大的政策和方向,管不了这么细。相比之下,可能行业协会会更加有效,但目前没有真正发挥出作用,行业内缺乏权威性的机构”。

  谈及刚刚成立的北京市古典家具商会,贾文忠表示,“这对行业而言是好事,其集聚力和带动性是可以预见的。商会或协会是带动行业发展的最好方法,行业发展依靠的是行业自律。如果违反行规就没有市场,就不能在行业内生存,慢慢这个市场就会规范起来,但这恰恰是目前艺术市场所缺乏的”。

  正如贾文忠所讲,行业协会是整个行业的推动者。毕竟单个藏家、专家、企业的力量是薄弱的,只有抱团发声,才能形成更大的规模和影响力。比如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北京画廊协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等都在为行业搭建一个平台,组织一系列的交流活动,甚至是海外论坛、讲座等,业内资源不断整合,市场行为逐渐被规范,影响力也在不断提升。

  对于市场所存在的诸多问题,贾文忠认为这是正常现象,他指出,“大浪淘沙总得有一个过程。西方市场比较规范,这是因为有几百年的历史,而中国不过十年左右的时间。随着国民素质的提高、法律法规的健全,市场会越来越规范,这是一个必然趋势”。
    相关热词搜索:古玩 鉴定

上一篇:古玩收藏如何规避政策法规风险
下一篇:古玩市场有价无市成尴尬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09978525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